簡體版| 繁體版
網站支持IPv6
當前位置:首頁 > 走進田陽 > 田陽概況 > 歷史革沿

中共田陽黨支部的建立與活動情況

2017-06-29 10:32     來源:本站原創
【字體: 打印

 

中共田陽縣黨支部是19369月在百林村敢懷洞成立的,敢懷洞距田陽縣城40公里,距洞靖鄉政府9公里,洞口坐落在洞靖鄉百林村林下屯與坡洪鎮興達村叫架屯接壤處的龍老山山腰,海拔約807米,洞內長約25、寬約20,平均高度約8,洞內面積約1000平方米。洞口坐東向西,背靠大石山,山底下是一片開闊地,洞口竹林遮掩,十分有利于革命活動。

1936年夏,右江下游革命委員會派中共黨員韋桂榮、黃彪、黃國楠等到田陽縣古眉鄉的馱命屯和洞靖鄉的百林、淋楞村活動,他們以訪親問友的名義,走村串戶,培養骨干,發展黨員。先后吸收了許光、農開勝等6人入黨,同年9月,中共田陽支部在百林村百林屯的敢懷洞成立,由許光擔任支部書記,負責領導田陽全縣革命工作。并多次在敢杯洞召開支部會,開展黨的地下工作。

19372月,中共桂西區特委將右江上游中心縣委改為東蘭中心縣委,并組建那馬中心縣委和天(天保)向(向都)田(田東)中心縣委。中共田陽支部受天向田中心縣委領導。根據局勢的發展和桂西區特委的指示,黨支部把壯大黨組織,組織赤色游擊武裝,迎接偉大的抗日戰爭和奪取中國革命勝利作為它的基本任務,開展有聲有色的革命活動。中共田陽支部的建立,標志著田陽這塊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土地又一次播下黨的種子,打破了國民黨“圍剿”、“清鄉”所造成的白色恐怖,使萬馬齊喑的沉寂局面重現了生機。

193777,盧溝橋事變后,全國性的抗日戰爭爆發。中共田陽支部在上級黨組織領導下,根據新形勢的需要,在南部山區開展了抗日救亡宣傳活動,組織建立抗日武裝隊伍。九一八事變后,中華民族和日本帝國主義矛盾逐漸上升為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中共中央隨著矛盾的轉化逐步把國內戰爭轉變為抗日民族戰爭,并確定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戰略方針。193612日,中央和南方臨時委員會關于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指示精神,由廣西省工委傳達到右江地區。右江地區各級黨組織隨即轉變戰略方針,把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進行抗日救國放在第一位,大力發展黨組織,將右江上下游革命委員會改為桂西區抗日救國分會籌備會,所有的赤色游擊隊改為抗日義勇軍。為此,中共田陽支部把發展黨員,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動員各黨派、各界、各階層起來共同抗日作為工作的中心。在這期間,黨支部的一切活動圍繞三個方面進行。

(一)發展黨員,壯大黨組織。黨支部在執行黨中央新策略中,加強自身建設,建立鍵全工作制度,定期每月召開三到四次會議,研究和討論黨的工作。19376月,黨支部在洞靖鄉敢懷巖洞召開一次支部會,中心議題是檢查工作計劃實施情況,研究分工培養對象。會議決定由農開勝、黃光生到甫利、馱命(今洞靖鄉百林村)兩村工作;要求他們切實抓緊培養積極分子工作,對條件具備的骨干要及時提交支部討論,履行入黨手續。經過支部黨員深入村屯與窮苦農民廣交朋友,把青年發動起來,組織抗日救國會,從中發展中堅分子5人入黨,壯大黨的組織。

(二)開展抗日救國宣傳,組織抗日武裝隊伍。盧溝橋事變后,全國全面抗戰開始。為了適應新形勢的需要,黨支部抓緊了抗日的宣傳、組織、發動工作。8月,黨支部連續召開三次會議,討論擴大抗日救亡宣傳和與土豪作斗爭等問題,決定把宣傳組織工作擴展到百色縣的中華鄉和與古眉鄉臨近的波洪、五村、雷圩、保寧等幾個鄉,派李春榮回百色,覃紅少回保寧鄉,農開勝赴波洪、雷圩、五村等鄉,譚玉山回洞靖鄉雪平村一帶,許光繼續在百林、淋楞、扁村,分別進行更廣泛深入的抗日宣傳組織活動。宣傳組織活動多種多樣:有的通過當地有名望、有勢力的人物召集青年聚會,介紹抗日形勢,宣傳黨的統一抗戰形勢;有的通過秘密串聯,以壯族特有的風俗習慣組織青年喝血酒,宣誓加入抗日救國會等抗日組織;有的打著抗日義勇軍的旗號,號召青年參加黨所領導的抗日武裝隊伍。山區的青年長期被國民黨征兵所逼而流浪在外,東躲西藏,有家不敢回,對當兵非常厭惡。但經過宣傳發動,得知義勇軍是打日本鬼子,挽救國家和民族危亡的隊伍后都擁躍報名參加。經過幾個月的宣傳發動,南部山區幾個鄉的部分青年認識到抗日救國是自己的神圣職責,積極做好準備,隨時奔赴抗日前線,在這些青年中,約有600人參加了義勇軍,其中有的自己帶槍來參加,有的變賣家產買槍投到隊伍中來。這是黨支部的宣傳組織工作取得的最大成果。

(三)開展統戰工作,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共同抗日。黨支部在開展抗日宣傳活動中,注意做社會上層人物的思想工作,爭取地方上的頭目與人民一道共赴國難。當時附近縣、鄉的志士和一些國民黨村長,如百色縣中華鄉的李春榮、保寧鄉的覃紅少、坡洪鄉的包堂豐和洞靖鄉雪平村村長譚玉山等,都是經過黨支部黨員做思想工作后轉變過來的,后來不少人成為抗日的骨干。譚玉山任村長時,因為辦事為村民著想,受到鄉政府的責難,想參加抗日救國行列,又怕被國民黨問罪,思想顧慮重重。經黨支部做思想轉化工作后,他表現積極,忠于革命,白天不便行動,晚上就摸黑爬山涉水到附近各村屯宣傳抗日,發動群眾組織抗日救國會,較好地完成黨支部交辦的任務。后來,他辭去村長職務,宣布與國民黨政府脫離關系,帶著他的兒子一同參加共產黨組織的抗日義勇軍。兒子在抗日前線犧牲后,他化悲痛為力量,決心奮戰到底。在艱苦卓絕的8年抗戰中,他身經百戰,出生入死;日本投降后又馬不停蹄地投入解放戰爭。全國解放后,他回家安度晚年。然而,中共田陽支部的抗日宣傳組織活動,范圍僅限在南部山區的一些農村,對象大多是鄉村中上層人物及一些綠林頭頭,內容只限于建立抗日武裝隊伍,沒有深入群眾做扎扎實實的宣傳發動工作。因此,193712月,黨支部成員與抗日武裝隊伍離開南部山區赴田州改編后,黨在南部山區的宣傳活動立刻停止,群眾的情緒回復原樣,田陽縣的革命斗爭也隨之中斷了好幾年。

文件下載:

關聯文件:

    四川快乐12口诀 云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融正配资 海南体彩4加1中奖规则 什么网游好赚钱 上海今天十一选五开奖号 广东11选5怎么玩 二分彩官网_Welcome 宝牛e配资 快三预测 下载微乐江西麻将辅助器